海升明月

关于某个八月三十一号的午后

  ☆ooc预警
  ☆给某人的(拖了很久很久的)贺文  @阿眠呀
  盛夏午后过分灿烂的阳光直刺得人睁不开眼。暑气扑面而来,涌入口鼻的空气像是半固的凝胶,连呼吸也被滞得困难起来。路边混着细碎光斑撒下的树荫在烈日下蜷缩着,颇有些可怜巴巴的意味。
  “这是什么鬼天气——”欧阳走在路上,一边垂头丧气地抱怨,一边伸手捋了捋略长的、被汗湿的头发。
  一旁同行的高述见了不由得皱眉,从口袋里取出湿巾递给他。
  “再忍一会,那个理发店应该离这不远了。”
  “谢了~”欧阳小心避开了高述的手指,接过湿巾,胡乱地在自己脸上抹了几下,“我比较担心蛋糕啊,这么热指不定等会都化完了。”说着他抬起手里的盒子,不安地向缝隙里瞅了一眼,但什么也看不到,只得又无奈地放下来。
  “不会的,有冰袋,还能放一段时间。”高述顿了顿,“你拿了那么久,换我来吧。”
  “喂喂,看不起我啊!再说怎么能使唤寿星,你就安心带路呗。快点快点,我快热死了!”他猛然加快脚步冲向前去。高述在心底默默叹了口气,也紧着跟上他的步伐。
  “……别冲过了,前面要右转!”

  兴冲冲拉开理发店大门的欧阳,还没来得及享受空调的洗礼,就在迎出来的女孩面前一秒怂了。
  “帅哥是要洗头,染头,还是做个发型?”
  “……”
  看着女孩笑意盈盈的脸,还有身前人忽然僵硬的身体,高述忍不住翘起了嘴角。
  “给他剪个头发。”
  女孩看清说话的人后,愣了一下,眼神又热切了三分。
  “那两位请跟我来。”
  高述率先走了几步,随后转头对明显仍在犹豫中的欧阳开口:“走吧。”
  欧阳这才乖乖地迈开步子。
  欧•乖宝宝•阳在高述的吩咐下坐到了镜前,任理发师摆弄。而高述看了一眼理发店里舒适柔软的、不知道被多少人坐过的布沙发……最后选择了站在一旁看着。
  “大概需要多久?”他问理发师。
  “有四十分钟左右就好了,客人您可以先坐着等一下。”
  欧阳瞥见他如临大敌的凝重神情,知道这肯定是老毛病又犯了,忙道:“啊、那个,我朋友不太喜欢老坐着,随他站着就好了。”
  于是理发师也没再多说什么,直接开始了手头的工作。青年的眼镜被取下,让那副面孔少了些许稚气,更显清秀。许是因为看不清,一双瞳孔没有聚焦,直直望着前方,竟有几分空洞冷然、漠不关心的神态,令高述莫名心里一阵发紧。
  “……欧阳。”
  “诶?怎么了?”
  “没事,”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已经叫出声了,高述暗自懊恼,随口说道“你……不戴眼镜的样子挺好看的。”平时难得见到他不戴眼镜的模样。
  “是吧,被我的盛世美颜帅到了吧哈哈。”他笑眯了眼睛,弯起的眼角眉梢盛着一点小得意。那昙花一现的些许薄凉褪得一干二净,仿佛从未出现过,倒是此刻飞扬的神采,灼得高述心底微微发烫起来。
  “是是是。”他轻声应到。
  “院草亲口承认的帅气啊,啧啧啧,”得到回应的欧阳越发忘形,前倾了身子想摸过手机,“再说一遍,我得录下来!”
  被忽视许久的理发师终于忍不住按住了他:“……请不要乱动……”
  像是这才想起自己是在做什么,后面还有人看着,欧阳瞬间就窘红了脸,手忙脚乱地坐回原处。
  目睹这一切的高述忍不住笑出了声。
  “安分点,之后再给你说多少次都行。”
  欧阳似乎小声嘟囔了句什么,受到安抚一般,脸上的表情稍稍缓和下来。
  接着高述没有再开口,只静静盯着镜中青年的影子。他少有机会能对欧阳做这样长时间的凝视,即便他们朝夕相处。尽着友人的本分,他害怕自己的眼神会泄露出本不该有的东西。而今借着这个难得的契机,他总算能好好看看他了。
  于是像梦境里曾有过的那样,他放任目光肆无忌惮地描摹上青年的脸庞,可梦境远会不如眼前一样清晰,从光洁的额头,到半阖着扑扇的眼睫(为了防止头发渣掉进眼睛里),再到挺立的鼻梁,微抿的、带着湿意的嘴唇。因为过亮的灯照而泛着微光的皮肤上,红晕尚未褪去,艳丽的颜色由两颊铺陈到鬓边,没入发间,又在耳尖探出来……高述今天第二次清楚地听见胸腔里心跳的声音,第一次还是在宿舍欧阳专程回头对他说生日快乐的时候。
  他不动声色地把视线收回,清了清嗓子:“我出去一下。”他需要冷静一会。
  “你去哪啊老高!?”
  “买点东西,很快就回来。”

  高述回来的时候发现欧阳旁边的位置已经被理发店里三三两两的女生占领了。她们把欧阳吉祥物似的围在中间,叽叽喳喳个不停,看着他被逗弄得满脸通红、不知所措,不时爆发出清脆的笑声。
  他快步走过去。
  “居然比我年纪大吗?看不出来呀小哥哥~”
  “……”
  “听口音不是不是本地人吧,是来这里读大学的?哪个学校的啊?”
  “……Z大(小声)”
  “咦,Z大啊——”
  “麻烦让让。”高述冷着一张脸,把面前的女生吓得赶忙退了几步。
  “老高!你回来了!”看架势要不是欧阳现在不能动,他能直接飞扑过来抱紧高述的大腿,活像失散多年的孩子终于见到了亲生父母,落水的人抓到了救命稻草,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嗯。”高述的神情柔和了一瞬,抬头对着周围的女生时又变回一片冰寒,“不好意思,我朋友不习惯和•陌•生•人•说•话。有什么事可以问我。”没什么事就请回吧,他话没出口,却满脸这样写着。
  “嗯、那个,我们只是想聊聊天,交个朋友而已嘛~”
  “是呀,帅哥,一起交换下联系方式呗——”
  “抱歉,我们等会还有事,没空。联系方式属于隐私,还是算了。”
  一时寂静,现场气氛一度从零点降到零下。
  理发师眼见不对,立刻救场:“你们几个不是还有工作吗?一会老板娘可是要来的,还偷懒?”
  “啊,是是,还有工作没做……”
  “那我们先走了……”
  几个女生散去后,欧阳长舒了口气,以一副魂归天外的安详模样靠在了椅背上。
  高述也暗暗放了心,揉了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他很想把欧阳从椅子上拽起来问问是怎么做到在他出去的十几分钟里招来一群女生的,但看见欧阳那副劫后余生的庆幸表情又觉得自己的气愤有点无理取闹,况且他也没立场生气,顿时心下无比烦躁。
  “……你没有把联系方式给她们的吧?”他还是忍不住问了。
  “没有没有,”欧阳仍是一脸恍惚,“得亏你回来得早——话说你去买了什么?”
  “防晒霜。”高述把袋子提到他眼前晃了晃,“你不是说忘家里了?等会涂了再出去,外面晒。”
  “嗷!谢啦老高!”
  “……”那点烦躁忽然没由头地就散了。

  理发师终于完成工作离开了。欧阳重新带上了眼镜,打算欣赏欣镜子里自己的新发型。他突然愣了一下,因为高述抚上他发顶的手。高述居然会摸别人头——这告诉任何一个认识他的人都难以相信吧,何况比任何人都深知他洁癖的欧阳。但欧阳并没有过多地表现惊讶,只眨眼就恢复了平时的神态:“看儿子这么孝顺,爸爸勉为其难给你摸下头好了。”
  “哦?”高述虚拢着的手这才落到实处,轻柔地、一下一下地动作着,他第一次摸别人的头,手心下柔软蓬松的触感,干发机残留的余温,都如此细微,却又像是要烙进掌心般灼热,“之前社里的一些女生们说很想认识一下你,待会安排你和她们坐一块,想必她们会很高兴。”
  方才的阴影又浮现上心头,欧阳秒跪:“爸爸我错了,求放过!”
  “哼。”就算你想也不会让你去的。

  推门而出的时候,太阳已经西斜。明亮的橙黄色光芒泻了满地,不似之前那般刺眼灼人,很是温暖。车辆行人也渐渐多了起来,嘈杂热闹汇聚在耳边作了背景音。欧阳一边走,一边和高述说着话,笑着,阳光划过他的面容,落进他的眼中,晕开一片绚烂。
  高述看着这一切,感觉自己也被那片绚烂照亮了。记忆里某些诗句隐隐浮上脑海:
  你来人间一趟
  你要看看太阳
  和你的心上人
  一起走在街上

白纲微小说

★微小说,但我这么啰嗦的人做不到二十字……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人物属于家教,ooc属于我
★作者偏爱270
★标号是微小说题序号,我只选了一部分
★能接受的话 ——Let's go

01冒险
  “已经确认守护者们都出任务去了,门外顾问也顺利被引开,”桔梗顿了顿,欲言又止,“……请您路上小心。”
  “辛苦了,小桔梗~”
  望着不远处彭格列首领房间的窗户,白兰扬起了一个分外灿烂的笑容。

02焦虑
  纲吉君在洗澡。
  从秘密监控里可以看见六道骸鬼鬼祟祟溜进首领卧室的身影。

03片段(未来战前)
  “纲吉君手里的红茶看上去很好喝呢~”
  他看见那个人弯起唇角,笑得温柔。
于是他隔着光屏抚上他的眉眼,看着他柔软的目光落在那些吵吵闹闹的守护者身上。
  果然还是,碍眼得很。
  “唔,小正最近没有好好工作吗,彭格列家族看起来真是太闲了呢。”

04背德
  不得不说,作为灭世的反派boss,你做得相当成功,白兰。
  刚刚破解的密鲁菲奥雷机密文件被投影在大屏幕上,看着一张张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偷拍下的笑脸、睡颜,甚至出/浴照,面对彭格列高层各异的脸色,沢田纲吉顿时有种替他毁灭世界的冲动。

05混合同人
  “短短几天就能成长到这种地步,真是叫人吃惊呢,纲吉君。”
   巨大的黑门遮蔽了天空,缓慢又不容抗拒地吞噬着周围的一切。黑门下白兰一身白衣格外地显眼,脸上的笑容更是刺目。
  “很可惜,再怎么努力也只是徒劳而已了~新世界即将来临,黑门会吞噬一切,包括你——和我!”
(梗来自永远的七日之都)

06死亡
  子弹飞旋着射入对方胸膛,血花溅起的那一刹,他想起数个世界之前曾吻过的那双唇,苍白又冰冷。
  是他讨厌的苦味。

08幻想
如果白兰•杰索也能毫无障碍地融入人群里。
如果在这个执念产生之前遇到沢田纲吉。

09第一次
  无论经历几个世界,和他的“第一次”见面,永远都那样值得期待。
  “初次见面,我是白兰•杰索。久仰大名,纲吉君~”
  这一次,你又会给我什么样的惊喜呢。

14幽默
  “棉花糖或我,只能选一个。”
  “……”
“我、我只是开个玩笑啦,不用那么在意……”             看着白兰一瞬间垮下去,仿佛天塌了一样的神情,沢田纲吉内心不由升起一阵罪恶感。

15伤害/慰藉
  如果可以,我并不希望你死亡,纲吉君。
  但你活着一刻,我的焦虑就要更添一分。
为你坚决的信念,为你强大的力量,为你可笑的天真。
  为你传来的冰冷眼神和总是隔我遥远的距离。
  也唯有你的死能带给我不一样的感受。那样沉重的喜悦,那样压抑的欢欣,在一片惨白,背景板般乏味的世界里,这也是慰藉。

17效仿
  原本雪白的糖果被咖啡染成了奇怪的颜色,在杯子里沉沉浮浮逐渐融化。
这种东西他到底怎么喝下去的啊……
沢田纲吉抿了一口,受不住似地皱起眉,一边腹诽着,一边小心翼翼地,又抿了一口。

19浪漫
  “如果我把世界送给你,纲君你愿意嫁给我吗?”
  停下批公文的笔,感受着在颈边磨蹭的毛茸茸的脑袋,沢田纲吉的叹息里满是无奈:“你就不能安分点?”
  “那,我把安分的自己送给你,纲君愿意嫁给我吗?”
  白兰掏出玛雷指环,动作轻柔地套在恋人的无名指上,并落下轻轻一吻。
被你束缚,我心甘情愿。

(后续小剧场
沢田纲吉:……滚。
白兰:Σ(っ °Д °;)っ亲爱的你不爱我了吗?
沢田纲吉:……你嫁过来,我可以考虑。
作者[悄眯眯地]:别想了纲吉君,谁上谁下,大家都心知肚明。
作者已被杀人灭口。)

23悬念
  之前从没进过自己房间的白兰,是怎么连睡衣和内裤的摆放位置都知道得清清楚楚的?

25悲剧
  又一次上演的无聊戏码。
你仍选择了和世界一同毁灭在我手下。

30OOC
“那、那个……纲吉君我……”
“啊,忽然想起里包恩交代的文件还没处理完,我得回去了,白兰你不介意吧?”
  “不,当然不会,文件最重要嘛……”
白兰:第27次了,还是没能把自己的心意说出口,我果然很没用QAQ
沢田纲吉:第27次躲过……这家伙到底是多蠢==  嘛,不过那副被打击到的样子也很有趣就是啦。
(大概是腼腆的白花花和很会拒绝人的纲吉,不太会,因为日常ooc)

34未解决情yu
  恋恋不舍地放开纠缠的唇舌,感受着怀中人已然瘫软的腰肢,白兰满意地扬起嘴角,扯开碍事的衬衫,正欲再进一步。
  “嘭”的一声,粉红色的烟雾升腾而起。
  白兰:……
  十七岁的沢田纲吉正熬夜批着文件,猝不及防地中了十年后火箭炮,一抬头就撞上白兰的大脸,犹带着几分睡意的大脑顿时被吓醒了。
沢田纲吉(懵逼):???
  刚才起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抵着自己,这么惨正撞上交火吗?白兰这家伙果然不能轻信吧明明前两天还一起喝过茶……内心疯狂OS的纲吉正为如何脱身而头痛,视线下意识往下一瞥——
“等等,纲……”
  “变态!去死吧!”
  死气之炎的光芒映亮了夜空。
“亲爱的你要相信我们真的是恋人啊——”
  白兰•杰索,卒。死于家暴。(开玩笑的)